Saturday

種植日記07

大半年前,在公司檯面種了一棵植物。

事源某次參加了海洋公園的保育團而得到了它。依盒上所寫,它是一棵
刻了一些祝福的語句的豆,不清楚它是什麼品種,亦不知道它會否開花。

起初在蛋形的容器上灑水,約一個星期後,它從泥土中爬長並展示了它的輪廓,然而豆的另一半仍未能從泥土中掙脫出來。


幾天後我將泥土翻鬆、把豆的另一半抽了出來,可是泥土的水份太濕潤,埋藏在泥的半邊豆給浸壞了,豆上刻劃的字句也看不出來了,我擔心它會就此凋謝,亦作了最壞打算。


但它沒有死去,腐壞的部份脫落,健康的部份還長出了葉子出來。

除了一些假期我不在公司,每天我也給它灑水。它似乎毫不在意有沒有水份供應,生長的速度很快,一點點的長高,高度甚至要用條子去固定它生長。

工作忙得窒息的日子裏,探頭望望它總能令我喘喘氣,在陽光不足、空氣不佳的環境底下,它似乎比我還要堅強。

某天移動它位置的時候,我一時大意把它折斷了,脆弱的枝幹就斷在我的過失,折斷的葉子從此失去了養份的供應。經過幾日的假期後,它更出現了凋謝的情況,這意味經過了幾個月的時間,是時候完結了嗎?

在同事的建議下,我依舊給它每天灑水。

想不到,新的葉子竟然再次生長了出來。

為何植物的生命力這麼強?為何它們對於生存這麼執著?它令我不禁想起很多的問題來。即使辦公室的環境不利它生長,今天它還接著長出新的枝幹、新的葉子,去挑戰、去對抗這個現實。

縱使它始終會有死亡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