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內蒙之旅07

「分享‧最原始之感動」
回首一望,與香港天文學會籌備了足足一整年時間的互訪活動終於完滿地結束,過程的體驗很深。八月十八日晚上,帶著不捨的心情從內蒙古返回香港,仰望天空,再沒有萬點星光,再沒有銀河。

回想起出發當日,零晨三時摸黑前往機場,攜著兩個手挽袋,手拖一個旅行喼,聽著Ipod傳來Secret Garden的歌曲,沿途街燈伴隨著我行。

13/8/2007 第一天在銅鑼灣會合我的好友Rossa後,乘坐機場巴士前往香港國際機場。到達後還未夠六時,清晨的機場還比較冷清,半小時後卻擁現人群。同行的團友共三十多人,行李數量多得驚人,齊後團體check in入閘,乘坐8:30am機飛往北京。抵達後吃個麵食,等待轉乘內陸機飛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

飛向內蒙古,尋找昔日大家曾經擁有過的天空。

四時左右飛機著陸,望向天空,是香港沒有的藍色。步出航機,眾團友浩盪地走進機場,到達閘口,內蒙古的天文朋友已經拉著橫額向我們揮手,面上掛著真摯的笑容,一雙雙的手緊貼在玻璃屏幕後,同行的團友也跟著把手心貼上,相隔兩地的人們,隔著一塊玻璃,透過雙手將情感表露無遺,感覺很原始、很直接。出閘後拍下大合照,展開了「香港、內蒙古天文交流互訪」活動的後半部份。

離開機場時發生了小插曲,同行的攝製師LCS遺失了行李,幸好兩日後機場尋回,並送到連繫地址。

日落時分,我們乘坐旅遊巴到賓館安頓行李,賓館並沒有升降機,對於行李眾多的天文發燒友來說,確是一個難題,幸得內蒙朋友的熱心幫助,總算順利搬上房間。晚餐在賓館的餐廳,餸菜多達二十款,一碟碟疊起來,當中不乏羊肉、酸奶、酥油茶等。

飯後前往位於附近的新華廣場,舉行路邊天文(Sidewalk),各團友架起自己的望遠鏡,向當地的人講解天文。一批又一批的市民被吸引來圍觀,不分年齡、不分性別、不分階層,大家都充滿好奇,想從望遠鏡中一睹宇宙的面紗。

記得其中一幕令我很深刻:一位過路的拾荒者,小心翼翼走到望遠鏡旁邊窺看,珍而重之,害怕弄髒儀器,頓時令我感觸良多,在星空下我們都一樣渺小。


14/8/2007 第二天
翌晨起來,內蒙朋友們已經忙於為我們分發早點。收拾行裝後,乘坐旅遊巴出發參觀航天博物館。

博物館為慶祝內蒙古自治區成立六十週年而興建,外觀宏偉得很。館內有各式各樣的展覽館,真正「上至天文,下至地理。」

午餐於小肥羊享用火鍋,羊肉、牛肉應有盡有。大快朵頤過後終於要出發到草原,車程需要五個半小時,在旅遊巴小睡片刻最好不過了。

遠離人煙,山丘原野連綿不絕,愈接近草原,地勢愈見平坦。太陽開始下山,夕陽下的雲朵充滿層次感,金黃色的火球沒入地平線,是城市人永遠看不見的日落。

離開旅遊巴,踏上內蒙古的草地。無論望向那個方向,只見天地連一線,沒有盡頭,感覺就似自己身處於另一個世界。

夕陽下拖著行李,前往蒙古包,蒙古包並非傳統的那種,而是取其形的石屎建築物。安頓好行裝,眾人在巨型的蒙古包餐廳進食晚餐,餐前先來一些歌舞的歡迎儀式,喝過酒,又是十數款菜式一碟碟疊起。

飽餐過後,天空已經黑透,走出餐廳,伸手不見五指,外抬起頭眼睛緩緩適應黑暗;

頓時目定口呆,繁星如沙點,佈滿天空的每個角落,猶如寶石的光輝。銀河從南方的地平線,180度橫垮向北方,把夜空分開兩邊,星雲的氣體團清晰可見,如斯美麗的畫面,能將人的靈魂攝去,良久不能自己。

從未見過如此密集的星空,傾刻不能辨別天上的星座,留心觀察,巨大的天蠍座終於浮現出來,接著其他的星座逐一現身,令我聯想起不同的神話故事,深深吸一口空氣,感受大自然的原始。

愈入夜深,氣溫愈見寒冷,日間仍穿著短袖T恤,零晨時分已需披上羽絨了。架起相機等器材,我嘗試找尋不同的位置進行拍攝,隨身帶同Ipod和speaker。如此星空配上音樂,令身體釋放了很多。大約四時許,我才願意返回房間就寢。


15/8/2007 第三天
起床時已是正午時份,飽餐後在草原遊覽一番,大氣通透度沒有昨天那麼高,天空鋪上了一陣煙霞。烈日當空,氣溫高達三十度,與晚上差別頗大,所以此行需要帶備四季裝束。然而高溫並沒使人流下半點汗水,內蒙天氣比較乾燥,微風不時吹過,令人感覺很舒服。

入黑前的時間,眾人都忙碌地設置儀器,準備開始作戰。這晚天色比昨晚較為遜色,但銀河仍然清晰可見。

這晚大部份時間,我都選擇以肉眼觀察、陶醉於星海。敞在地上,你能感受到地球的轉動,細心留意,更能發現星星在緩緩移動。在漆黑的環境中,只見萬點光,就似抱擁著宇宙一樣。用雙筒望遠鏡橫掃不同的星體,閱讀它們的每一個故事,相比它們,人類的出現只是煞那間閃過罷了。


16/8/2007 第四天
當天進行了一個天文交流講座,向內蒙古的天文同好講解知識,同行的講者都是重量級人物,令我佩服不已。

日間,我盡情享受了騎馬的樂趣。在馬群中,我選擇了一匹黑色的。起初沒有騎得太快,只是在草原上慢行、熟習控制馬匹。那兒的馬匹很溫馴,很快便上手了,我慢慢把速度加快,在草原上奔馳感覺很暢快。遠離了蒙古包,到達了蒙古人祭天的地方 「敖包」,它由石頭砌起來,一共三層,很有特色。

日落時分新月高掛,幼細如一彎弧線。當晚繼續天文觀測,可是天空積聚了一些雲層,直至深夜情況方為好轉。

我嘗試尋找不同的位置進行拍攝,在黑暗的環境裡來去遊走,耳邊只有微弱的風聲,是草原獨有的寧靜。找到理想位置後,與數位好友連續拍攝了幾個小時直至天亮。前兩天錯過了內蒙古的地平線日出,決定今日欣賞一番,可惜晨光初現時雲層聚集,無緣一見了。

17/8/2007 第五天
飯後乘坐旅遊巴前往夜鳴沙,車程大約兩個小時。首次踏足沙漠,被當地的環境深深吸引,連忙拿起相機不停拍攝。大伙兒乘坐沖浪車,爬過高低起伏的沙丘群,到達更深入的沙漠地帶。

在如此浩瀚的沙海中的確舉步為艱,雙腳不時陷入沙丘中,加上當天刮起風來,幼細的沙粒迎面拍打,衣物都入滿了沙。

回程時已經過了晚飯時間,匆忙在房中吃過杯麵。不知不覺已經是最後一晚了。

這幾晚來,每當入夜後不久,離蒙古包不遠處都會有營火晚會,它的火光往往會影響拍攝。最後一夜,決定前往湊湊熱鬧,當地人播著音樂,大家圍著火埋牽著手,載歌載舞,喝喝酒。
「你是從哪裡來的?」
「我是從北京來的。」
雖然大家都互不相識,卻有緣於遠離繁梟的一個草原相聚。

過後,要作最後衝刺了,和幾個朋友就在草原旁的蒙古包前,架起儀器進行拍攝。如此情景播放著音樂,就似是落幕的樂章,令我回想起這幾天的片段,短短的旅程,深深感受到大自然的原始美,深深感受到內蒙天文朋友的熱情招待、無私的付出,深深感受到當地人的直率、友善,令我感慨萬千,非常捨不得。

三時許,此時臘戶座已經升上天邊,無奈需要收拾行裝了。一小時後,拖著行李登上旅遊巴,望向星海暗暗道別,在夜幕下離開草原。


18/8/2007 第六天
經歷五個多小時的車程,醒來時已身處呼和浩特市。

內蒙古的朋友早為我們預備了一個驚喜,安排大家於當地名店巴音浩日媧吃全羊宴,全羊宴乃是蒙古最隆重的儀式,有多人奏樂並且伴唱。進食美味的烤全羊後,香港和內蒙古的活動發起人一同互吐真情,場面感人,兩人獻唱出《明天會更好》後,旅程已經到達尾聲。

在呼和浩特機場,眾人握手道別,不捨地離開,進入機場閘口。我的國語不太好,亦不太懂得表達對他們的感激之情,唯在玻璃屏幕後彎身一曲,便轉身前往登機。

離開內蒙古,抵達北京轉乘飛機返回香港。
踏出香港機場,返回原來的地方;一個生活水平良好、科技先進的城市,可是一時間竟然有點不習慣。


在星空下相識,並非偶爾,交心更為難得,一切也是緣份。
心中暗暗希望內蒙古— 這片純淨的土地,能夠永永遠遠地保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