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原點聲音07

有一次,和幾個好友在夾The scientist。

Intro是獨奏的琴聲,彈奏的時候,想起很多往事來。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曲,是三年前在尖沙咀的街頭,編曲簡單卻充滿感染力、悲傷而深沉,很深刻,使我進一步迷上Coldplay。

後來在畢業後,和好友組成了Deviance。那天是2006年7月9日,當晚四個人在銅鑼灣某間壽司店,手持「菊正宗」,商討樂隊的名稱。離開店舖時已是夜深時份,我們在通宵營業的超級市場買了兩個大西瓜,分作四份,每人半個,去到皇室堡的對面馬路,就坐在街頭吃起上來。

這時候,其他的樂器跟著奏起來,歌曲跟著進入Chorus部份。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No one ever said that it would be this hard...」

知道朋友們平日工作都很繁忙,工餘時間的練習不多,最初決定組Band,已有心理準備會用掉不少時間,不禁想起從前中小學時期學習樂器,生活休閒卻沒有好好把握,白白浪費了不少機會。

也許歌曲尚算容易,大家都沒有怎麼失誤。看著朋友們享受著音樂帶來的快感,回想起大家為何聚在這裹。

歌曲沒有停下來。

「Oh take me back to the st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