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冬去冬來07


「它」只有短短幾個月的壽命。

「它」來自大自然,充滿創意的瑞典設計師與藝術家賦予生命。

當冬季來臨,位於北極圈、瑞典北部的Jukkasjri小村莊,

迷人的「它」便會出現。

當冬季結束,「它」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後,便會漸漸融化、

回到它的源點。

它是「ICE HOTEL」。



隨著氣溫緩緩下降,香港終於踏入冬季;我最喜歡的季節。

某天早上開著電視,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正在播映我於兩年前曾經收看過的節目:「ICE HOTEL」的建造過程。

「ICE HOTEL」每年的設計也盡不相同。來自世界各地的設計師與藝術家,用了短短6個星期時間去建造。仿如其名,整座酒店設計,都是用冰建造而成,冰源來自潔淨的Toune河。打上燈光,冰酒吧、冰教堂、冰床、冰吊燈等等都顯得格外晶瑩剔透。每間房間,也是不同藝術家的心血結精,充滿了個人風格。這座冰雕藝術建築,過後消失得無影無蹤,留下來的只有遊客的體驗與記憶。美好的事情,往往不是永恆,短暫的存在,或許人會更加珍惜。

若能手執冰杯Vodka,在星空下期待北極光的出現,是冰天雪地的浪漫經歷。

冬去冬來,望將來到有機會到訪,這座浪漫的「ICE HO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