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年尾隨筆07

步入零七年的尾聲,又渡過了整整一年。

「今年的冬季很寒冷」
大家說。

回想起十多年前,家住元朗八鄉。某日睡醒,離開熱烘烘的被窩,雙
腳踏下冰一般的地板,寒流頓時直湧上全身。走出露台,冷風刮面而來,黑夜才剛剛離去,彌漫著深沉的冰藍。當天大霧山結了霜,整個山頭都佈滿雪掛。

冬天應有的溫度開始被愈忘。今年的算是比較像樣吧,至少沒有掛上頸巾,也要披上一件外套。

年尾公司特別忙碌,冷不防出現一些緊急的Design Item。Layout改動數百次,OT工作是少不免的事情。雙手在鍵盤上來回跳動,不規則中帶著節拍,新鮮的設計項目能帶來刺激感,我很享受這「難得的」時間。

平安夜當日,剛好在公司任滿了一年。夜幕低垂,放工後乘坐空洞的巴士回家。節日對我已經沒有什麼特別感覺,可我也給自己買了聖誕禮物:一支Mic-Stand和一個Amplifier。

12月25號晚上,大伙兒慶祝Jeff的生日。我們搞了一個小型的Show,邀請了些朋友前來觀賞。事前更無聊透頂地,做了張Poster來幽默一番。

對著麥克風深呼吸,張開嘴巴放了聲來。經歷時間的洗禮,聲音終於在Deviance以外響起來,這一刻,已經等很久了。

除夕夜當晚,遲遲才離開公司。走出大門,銅鑼灣街上已經佈滿人群,前往時代廣場的「鐵馬」繞至我眼前的利舞臺。臨近年尾,街道都被人流阻礙變得難以前進,幾經辛苦才能離開。外賣晚餐回到家裏,敞在沙發上,獨個兒渡過零七年的最後一天,憶起這年發生過的事,思考著幾個找不出答案的問題。

或許,這是今年我最遺憾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