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韓國之旅08

闊別九年,再臨韓國。

當年韓國之行,首次乘坐飛機。如今雀躍的心情已經離我而去。不知不覺,原來己經兩、三年沒與家人外出旅遊。

9/2/2008第一天
旅行團乘搭國泰航空公司――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奪得這個獎自有它的原因,企業形象做得出色外,服務亦非常細心。接過飛機餐,發現塑膠餐具上附有透明的米通圖案,效果恰好得體,不失中式瓷器的傳統味道,感覺很細膩。

零晨機,抱臂入睡。四小時後,抵達首爾。

經過例牌的出境情序,急不及待走出玻璃自動門,感受九年前體驗過的冰極,可惜沒有當年的冷,與預期有點兒出入。

在旅遊巴士找到自己的座位時還未見晨光,旅途的第一站是Spa Land,城市內的休息空間,體驗一下韓國文化。浸溫泉需要一絲不掛,雖然不是第一次,可是一眾「麻甩佬」肉帛相見,總有點難為情。浸過所謂的特色溫泉、焗過麥飯石桑拿後,步上兩層的休息中心,小睡兩小時。

休息過後離開溫泉中心。煙霞打散了陽光,天空白了一片。走上街道,發現店舖還未開市。後來知道那是當地長假期的最後一天。

悠悠望出旅遊巴士外,經過街燈四百支,然後到達第二站景點南山韓屋村,朝鮮時代的傳統房屋。走在歷史建築群當中,腳踏前人的足蹟,總會感慨時代巨輪從不留情,就似在告訴你我,同樣是歷史中的過客。

午餐是石頭鍋飯。九年前於石龜莊品嚐過後,一直忘不了它的美味,不知是否先入為主,我在香港亦找不到滿意的水準。可惜今餐找不到預期的味道,只能失望而回。

半飽狀態下遊覽樂天世界,即使搭上360度轉不停的過山車也沒有問題。

重臨遊樂場,經過某些角落還有依稀印象,仿佛在磚地板上,看見從前留下的足蹟。每個晚上,位於室內的遊樂場都會舉行煙火激光匯演,今次時間不合適,無緣再聚。

旅遊巴士接載我們到Kim Chi School,學習製造泡菜。複雜的醃料早已為我們將準備好,我做的工作其實只是將之塗上白菜,導師說把它包裹起來,醃它一段日子便可進食。泡菜有過百種類,起初接受不了它的辣味,後來慢慢習慣了。

完成泡菜後,自己先行步出室外,一片冰藍染透雙眼;太陽已經正在落山。我呼出一口霧氣,煙沒眼前的景象,再散開去。

入夜後氣溫愈見下降,使人本能地將上衣扣得更緊。晚餐是火鍋,飽餐過後在附近遊覽,穿過大街小巷,可是沒有什麼特別引起我的興趣。

勞動了足足一整天,終於返回酒店。洗澡後敞在床上,雙手閣在頸後,看完電視播映的一整場球賽,疲累卻沒有順利入睡。

翌晨得知,那夜,南大門被火燒毀。

10/2/2008第二天
睡醒後,拖著行李到火車站,等待第一班火車,前住江原道的High one Resort,準備在海拔1100米高的雪山上度過未來三天。火車開駛後在車廂內進食早餐,簡單的便當。

四小時的車程,我睡去又醒來。玻璃窗外,愈接近目的地愈見雪白,似乎剛下雪沒幾天;名符其實的雪嶺。大概正午時份,火車到達古汗,而旅遊巴士早已經在等待我們。

午餐繼續是野菜火鍋,配料離不開泡菜。飽餐後返上旅遊巴士,拿起Ipod、隨意地播放曲目,繼續未完的車程。

選擇這個旅行團,主因是為了滑雪。當然,還有被渡假酒店的環境所吸引。High one Resort的數座渡假酒店和賭場,分別建於雪山的不同位置。有吊車、接駁巴士、更有滑雪道連接。遊客可以從最高的酒店開始,沿雪道滑經到其他酒店,非常方便。

取得房間,安頓好行李,然後與家人在附近遊覽,在酒店賭場進食午餐。在旁的主題樂園,小孩都很投入虛擬觀光設施,我相信我亦會 假如我還是小孩的話。離開主題樂園後發覺已經黃昏。推開冰塊般的玻璃門,在積雪旁的小徑拍拍照片、欣賞景色。

渡假村的燈火開始亮起來。我們一行人乘坐吊車攀上雪山,到達江原道最高的眺望點,渡假村的頂峰Mountain Top。踏出吊車那一刻,冷流四面來襲。入夜後的山峰氣溫顯著下降,就似赤踝踝一般,吹向你的每一個細胞。大部份人選擇留在室內,避開瘋狂的冷流。我拿起相機步出雪嶺,靠在邊緣的木欄架作捕光,可是雙手很快便凍得失去感覺,雙耳、鼻子也接著麻木。逗留只一段短時間,宣告挑戰失敗,返回室內。

乘吊車離開山峰,與家人在酒店旁邊的日本餐廳享用晚飯。雖然是食日式料理,可是餐牌上的選擇不多,而且例牌有數碟泡菜跟隨而來。食物味道不差,但在晚餐過後,貪吃的我還是到便利店買了泡麵作宵夜。

11/2/2008第三天
吃過早餐後,前往滑雪。

High One是全韓國最高的滑雪場,擁有多條刺激的滑雪道,包括幾條我認為接近垂直的高速滑道。不過這些我都暫時無權過問,簡單的幾條滑雪道才是我應到的地方。由於已經有數次滑雪的經驗,作了一些簡單練習後,開始盡情滑雪。為了方便爭取時間,午餐在滑雪場吃壽司便當。餐後獨個兒乘坐吊車到不同的滑道。忽然不知從何而來的膽力,選擇在一條山道滑了下去。雖然比起其他雪道屬低級,但亦算是我的一個挑戰。突破雪道過後,發覺原來不如想像中難,而且非常有快感,後來我更重覆滑了數遍。

交還滑雪用具時,昏暗的暮色已經來臨。

我和家人在酒店賭場內欣賞了一場歌舞雜技表演。掌聲過後,表演結束。我提議入賭場參觀,母親和小妹先回酒店準備晚飯。雖然我不喜歡金錢上的賭博,但旅遊「玩兩手」倒覺得無傷大雅。賭場內盡是遊客,亦有不少當地人。繞了兩個圈後,在「買大細」的賭桌上押注了數萬韓幣,那是唯一的一局,亦給我們勝出了。取得勝利的我,離開賭場時還喝了三杯蘆薈。

走出酒店賭場,是個下弦月的晚上,大氣通透度很高,臘戶座正向我拉弓。
晚飯過後,我作最後的遊覽,找尋拍攝位置。我乘坐吊車,再一次爬過山野。車廂被黑夜佔據,眼睛望向不遠處滑雪道的燈光――星光以外唯一令你目光停留的地方。我不自覺享起歌來,山林中只有我傳出的聲響。

12/2/2008第四天
雖然睡得很深,但起床時天還沒有亮起來。

早餐地點與昨天一樣,匆忙把行李收拾好後,
我們一行人在離開酒店前住雪兜場遊了一轉。然後在附近照,當地的風景實在吸引著我。

辦理退房後,終於需要離開。旅遊巴接載我們到火車站,然後在附近吃野菜火鍋作午餐。

乘火車離開古汗。在車上繼續未完的「KITE RUNNER。」

返回首爾時,又過了一天。晚餐是人參燉雞,不怎樣喜歡,可是最後我也將之整整吃完。

在明洞遊覽,人實在很多,燈火通明,商店街交織成錯亂的迷宮。我隨流水而行,手握暖包,握住那點僅可捉住的暖意。

最後一夜,在酒店安頓好一切。相約一班團友跟導遊宵夜。往往在最尾的日子,大家才開始熟絡起來。隨著啤酒一支接一支,大家的認識更深。或許過後不再相遇,再不記起今夜曾經在韓國街角小店裡共聚於同一張檯,但至少在那一刻,大家將心比心。

13/2/2008第五天
旅程的最後一天。

家人都趕緊買手信,包括買人蔘、化妝品等等例行公事。這些時間,我寧願待在街上。

參加韓國旅行團,總會有位隨團攝影師,他們大多為當地的大學生,靠這份兼職幫補學費。今次的攝影師是位讀藝術設計的大學生,我和他也算談得投契。

旅遊巴士開往機場,途經一間大型手信店。正好讓兩手空空的我掃些手信返港,包括買幾箱同事指定的「辛辣麵」。它們都說無論味道、麵質都比香港售賣的好。怕辣的我卻吃不出太大的分別。

在機場,團友都紛紛合照留念。離別的情感,令人們感觸湧出淚水。令我愕然的是,經驗老到的導遊也老淚盈眶,我看到的不是演技,是真摰的情感。

乘坐飛機,離開韓國。返回香港,旅途告一段落。此行很愉快,亦很深刻。

今天收到攝影師從韓國寄回來的照片,憶起行程的點滴。不知團友、導遊們現在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