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黯然辭職08

她是我的上司,有幸地,我得到她的信任。兩年來我經常出錯,但她也從未責備我。

因為工作性質比較沉悶,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想過會做得長久。言而上班時間穩定,方便我休養身體、讀書等等因素,我留下直至今天。

「今日比你做Art Director,交比你話事架啦。」一星期前她拍拍我的肩搏;言語中帶玩笑。說擺她離開現場,放心交給
資歷較淺的我指揮著攝影師、Sales模特兒們。這是公司平日極少遇到的工作,然而她知道我喜歡刺激的設計工作,經常為我刻意安排。

尤其我遞交辭職信前的兩個星期。我滿是感慨,說不出口的是千言萬語,我覺得內疚。

今日,我握著早已準備好的辭職信,等待她放下手上的電話筒。我在partition前踱步。
她帶給我第一份設計工作,如今我生涯上的第一封辭職信。

就如平常一樣,她看見我後報以一個笑容。然而當她留意到我將手上的信件放下、聽到我提出辭職時,她顯得很意外,縱使有點牽強,可是笑容仍然掛在臉龐。

「哎呀..」空氣明顯變得侷促,我覺得呼吸有點困難,事前綵排了數十次的對白一掃而空。

「唔好咁對我啦..」她抓著頭重覆地說。「決定了嗎?」

「我已經考慮了好一段長時間。」

她問我是否覺得工作沈悶、問及我的打算、問我會否再考慮一下。我說希望在往海外讀書前學習不同的事物,縱使還沒開始找新工作。我又以旅遊的原因,提出一個月後必需要離開。

「對不起,我亦很無奈,對不起...」我還可以說些什麼?

她明白我的決意。她的反應,與朋友、同事告訴我的斷然不同:沒有猜忌、沒有為難我。

有人對我說,現實就是這樣,道義與自己利益的角力,說到底最終都是為自己。可是,不知道是現實的例外、或只是美麗的假象,我當時看到的,決不是虛偽。她對我的好,我怎麼可能看不清?

我盡力想保持笑容。可是我控制不了我的情感。

「唔好咁啦,我都想你好,我知你好幫得手。」她握著我的手說。

淚水會傳染嗎? 不知道誰先誰後,看到她的雙眼,我知道我經已和她一樣佈滿紅根。雖然沒有奪眶而出,但聲音已經開始模糊不清。

「將來會再有機會再合作的。」

「多謝..」我深深一鞠躬,然後退了出去在洗手間哭了出來。當刻的感覺,是出賣了信任我的人。

因為我對世界的好奇,使我在今日作出了決擇。我的思緒打結,迷失在現實當中。我很喜歡這裏,但我亦必須離開,
終有一日要離開。也許我將不會找到更好的環境、我將會後悔,也許不會,但也許會。

走在銅鑼灣的人海中,重覆播放著Coldplay的Lost Acoustic,負面情緒一次又
一次湧起來

我們都是罪人。

2008年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