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生日隨筆08

生日年年有,慶祝變成重覆又重覆的程序。公式化亦沒有驚喜。

這個日子的意義何在?在我看來只是記錄渺小的我曾經爭贏了幾憶同胞,休息十個月後來到這個極樂世界。這個日期好比年年都有的大坑舞火龍,某角度來看只是一組數字,對數字沒有什麼觸覺的我當然影響不大。我不介意別人忘記我的生日,當然收有心人傳來的問候訊息,亦會心存感激。

慶祝生日實質只是摘個日期,來一個聯誼飯局。我非常樂意參與好友的派對,但自己做派對的主角又另一回事。今年推掉朋友們的好意,原因是希望暫停重覆了二十二年的動作,感受獨個兒的感覺。

一早醒來,發覺「北冕」特意前來為我祝慶,帶來的八號波使我的打工仔朋友興奮莫名。無奈卻破壞了我到海洋公園拜訪樂樂盈盈的計劃。

黃昏時間「北冕」似乎玩夠離開我的派對,交通終於恢復正常。我乘巴士到銅鑼灣,心血來潮想到紅十字會捐血站獻出我的第一次,可惜颱風關係而沒有開放。由於昨晚跌倒撞瘀了腳的關係,我以半拐的姿態,沿海旁步行到灣仔碼頭

乘搭天星小輪至尖沙咀,毫無計劃要到那裡去,亦完全無目的。風吹雨打下感覺依然很平靜。街頭人流明顯減少,除了衝出馬路,我放任自己的腳步在鬧市中左穿右插,走過沒有營業的通利琴行又停了下來,觀察兩個中年西裝男仕在街頭吞雲吐霧。

感到肚餓,在板前坐了下來,讓師傅送上一碟又一碟的三文魚腩壽司,直至再吃不下,期間還點選了沒有蠟燭的芝士蛋糕來應應景。

雨勢時細時大。步行了一千一百七十七步路,走進Hard Rock Café,選擇了一張High table,叫了一支Heineken。Band sound湧入我的大腦神經,與酒精產生化學作用,將自己疲倦的靈魂大肆放鬆。

放縱了自己整個夜晚,今年生日就這樣完結。沒有探討出什麼結論,亦沒有什麼深刻的畫面。

只有一隊不知名的外國樂隊,為我演奏一曲Stairway to heaven作為結幕。

2008年8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