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日食之旅08〈上〉

「日全食在中國」
穿山涉水深入戈壁灘,身處被評為日全食觀測成功率最高的葦子峽。
達百分之九十晴天的地方,在今天卻充滿了雲。萬人望向天空屏息等待,可惜在食甚前
一刻,雲團遮蓋了一切

眾人聲嘶力竭大叫。傾刻,我回想起出發當日。


25/7/2008 第一天
不慌不忙,午後我為行裝作最後的檢查,準備踏上日全食之旅。

下午六點鐘的晚機,我拖著沉重的行裝在兩小時前到達香港國際機場。這次透過香港天文學會報名的日全食參加者達一百四十多人,是學會籌備規模最大的活動,其中三十多人參加絲路之旅作為日全食的前奏。人齊後團友紛紛穿上紀念T-shirt來幅合照,我亦是其中一員。
經過一輪例牌手續,乘無人列車再步行至最盡頭之閘口登機。

大約兩小時,飛機抵達西安。

「你是來看日食的嗎?」言語間夾雜鄉音的過境職員問道。看來有關部門早已接到通知。關員的態度意外地友善,對他們的印像要重新評估。

過關還算順利,先前的擔憂一掃而空。晚膳用於機場,過後已經是十時正。西安的夜空一片灰矇矓,煙霞下唯頑固的木星作戰到底。

第一晚下榻的酒店,環境比想像中整潔,玻璃的浴室外牆更加出人意外,中國變得開放了。

卸下笨重的行李,相約幾個朋友在酒店對面的街頭小店吃烤肉串。烤羊烤牛烤豬烤雞各適其式,風味十足,怕辣的我依然吃了不少。每串盛惠三毛錢,二百多串連啤酒每人只消十元八塊。飽腹後返回酒店,結束旅程的第一天。


26/7/2008 第二天

斷斷續續地只作了三個多小時的睡眠,Morning Call時我已經在浴室梳洗。

例牌的歐陸式早餐沒有使我很飽,在旅遊巴稍息片刻後到達秦俑博物館。哥爾夫球車雖然取代了二十分鐘的路程,但三十七度的高溫依然足夠將我溶化。


兵馬俑的壯觀相信不用多說,步入展覽館,透過自然光反射的兵俑穿透我雙眼,在腦海深深烙下了印。

細心觀察,每一兵俑的樣貌表情也盡不相同,經歷二千二百年的洗禮,依然細膩。昔日是個怎樣的年代?他們思考著什麼?探索人類的過去正是歷史引人入勝之處。

參觀了幾個展覽館,買了本書,拿到了兵馬俑發現者楊老先生的親筆簽名。離開博物館步行回旅遊巴的路程,絕對是一個考驗,沉重的背包加上手執相機與腳架在烈日下暴曬,間中吹過的一兩陣涼風是珍貴的時間。

國內購物,必須有熟練的議價技巧。步出展館即有小販售賣兵馬俑的紀念品,見不算昂貴,不加思索購買了三套。可是看見其後沿途的店舖愈來愈便宜,最終發覺我用了接近十倍價錢購買了相同的貨品,而且浪費了氣力。

午膳其間,在旁的商店職員帶同數十卷國畫進行推銷。以臥虎藏龍的中國來說,水準實不算是出色,可是裝裱得整整齊齊索價數百元,亦不算是過份。職員逐卷解畫,可惜眾人提不起興趣。看見她們流露出對現實的無奈與不忿,感嘆生活艱難。

在華清池遊覽,天氣影響下驪山北麓為之失色,景色沒想像般怡人。雖然垂柳依依,可眼前之「溫泉」也使我汗流浹背,無心細味了。

其後參觀兵馬俑複製工場,栩栩如生的兵馬俑一個個地複製出來,廠工傾刻如沒有靈魂的傀儡,抽離地重覆手上的工作。

匆匆離開西安,趕緊時間飛往蘭州,再由蘭州轉機至敦煌。蘭州機場的晚膳上菜速度奇慢,但味道出乎意料的好,可惜菜未嘗盡就要急急登機。

當晚入住敦煌山莊的四合園式酒店,設計古色古香,很有特色的格局。

卸下行李,再次相約團友品嚐烤肉串。電召幾部的士,穿過漆黑沿公路行駛,沒有多餘的街燈,只有疏落的行車。雖然已經零晨時份,敦煌夜市依然繁華熱鬧。在連綿不斷的工藝手信店把玩著各種玩意,我選購了一個陶塤。在鄰街的維吾爾族露天烤肉店,主打烤羊肉串,一行人熱熱把持當地啤酒論盡不同話題。

東奔西跑,又完結了一天。返回酒店打點翌日行裝,沐浴後我倒頭大睡。


27/7/2008 第三天
早餐過後,前往鳴沙山。

鳴沙山比起去年內蒙古的夜鳴沙更為壯觀,沙丘形成一個個高聳的山峰,數量驚人的駱駝緊接而行,隊伍形成了一道弧線深入沙漠,消失在遠處之中。

騎駱駝至月牙泉,在附近找尋拍攝地點,雙腳陷入無垠的沙海之中,出現條條波紋的流沙陣,厚厚的沙丘有其形而無其實。

滑沙過後,沙漠忽然刮起陣陣風暴,眾人都狼狽起來,當地人說一年平均有十日會捲起風沙,剛巧就給我們遇上。騎著駱駝組成小隊回程,能見度明顯降低,沙粒來回拍打,很有大漠風情。


在酒店洗個澡,稍息一番。留低一雙穿破了的布鞋,繼續上路前往莫高窟。

當地的導賞員帶領下,參觀了十一個洞窟,每一個洞窟都嘖嘖稱奇,實在很難想像當年怎樣在黑暗的石窟中,開鑿這座修千年的藝術寶庫。導賞員明顯是熱衷敦煌歷史的專家,我們聽得愈投入,她就講得愈起勁,每次提出問題,她就如滔滔江水詳細分析,深入之見解令我喜出望外。寓工作於興趣,是多美好的事?

走馬看花般參觀完莫高窟,心中已經暗暗盤算何時再訪。旅遊巴士接載我們至火車站,準備前往吐魯藩,在車廂上度過當晚。國內的建設叫人噴血,爛石地停車場至火車站的一段路程要了我的命,行李篋的胎輪也弄破了,我抱起31kg的行李篋拼死前進,使盡飲奶之力也逃不了落後在隊伍後的命運。

作了安檢,人群陸續登上列車。車廂比想像中新淨,房間環境教我心滿意足,天文學會包了整卡車廂,可以同聲同氣。列車開始行駛,窗外的日落美景吸引了團友們緊貼玻璃拍攝。

荒蕪的平原上,火車偶爾經過風力發電場與小村落,聽著Sigur ros的Untitled 3,思緒又開始震盪,獨個兒在漸漸昏暗的車廂中,享受這些難得的時間。

入夜後望出窗外,驚見清澈的銀河。與幾個朋友在漆黑的車廂中,尋找不同的梅西爾天體,在價值萬多元的雙筒望遠鏡幫助下,看到了前所未見的宇宙。雖然隔著減光的玻璃窗,但木星的幾顆衛星也清晰可見,看來直迫新墨西哥州的質素。有時列車稍作停頓,是拍攝的好機會。

在繁星恒河下細語交談,感覺非常奇妙。後來得知,那裡叫星星峽。


28/7/2008 第四天
晨光初起,沉睡的車廂開始活動起來。換上衣物步出房間已經見團友繼續瘋狂拍攝,未幾,火車到達吐魯藩。

推著行李落了數十級樓梯,然後再從另一條樓梯推回上去,這個劇烈的晨操令我徹底醒來,其間手臂更撞瘀了一大塊。


旅遊巴早已在等待我們的到來,在餐廳用過早餐後,前往交河古城。

無疑,這是幾天以來最為嚴苛的一個景點,步上唐朝遺下至今的岩石之上,太陽將我的皮膚曬得通紅而灼熱。

四十度高溫沿途而行,不少人中途放棄,我豁了出去,四處拍攝,奇形怪石實在吸引。我更慢慢習慣了熾熱的氣溫,迷失在古石群之中。

西瓜補充了失去的汗水,使我可以繼續坎兒井的行程,參觀這個與萬里長城齊名的中國古代三大工程之一。開挖地下水道是農牧業和食水的重要水源,為此當年耗了無數人命和時間,親身來到兩千多年前的偉大工程,不禁讚嘆新疆的民間智慧。

高溫下步行幾步都足以變成汗人,在蘇公塔前大家都有共識――拍攝團體照後就急步離開。午飯在返回食早餐的餐廳,蜜糖薯仔、烤羊等菜餚非常出色,找不到挑剔的地方。

中午大家有個半多小時在酒店淋浴休息。由於我的左眼在早上開始一直感到疼痛,所以跟導遊到醫院走了一趟。當地醫院環景比想像中好,經眼科醫生診斷後,原來是眼睛發炎,醫生給了我一支眼藥水,並告訴我應該幾天內可以痊癒。知道問題不大,頓時鬆了一口氣。

其後遊覽世界海拔最低的沙漠植物園。可我覺得只是雜草一堆,叫我提不起興趣。

葡萄溝等景點,亦沒有什麼特別驚喜,也許是行程時間太過緊迫的原因?

當日最後的行程,是聞名遐邇的火焰山。吐魯藩的低窪地結構令火焰山如火爐一般,當地人告知,平日六、七十度是等閒事,連鞋底也可被溶掉。

雖然避開了最炎熱的正午時份,加上厚雲遮蓋,可是氣溫依然高達三十八度,翻起陣陣熱浪,想要吞食一切。日落時份山嶺反射出微弱的暗紅色,地殼的龜裂條紋向四方擴散。

離開火焰山已經是九時三十分,可是天空仍然透過雲海反射著灰白色的光線。

直至當晚用全羊宴時,吐魯藩的黑夜才來臨。烤全羊的味道給去年內蒙古的徹底比下去,實在有點失望。歌舞表演亦普普通通,被揪出去的我交出了我爛透的演技,興幸抱起維族小姐轉圈時沒有倒在台上。

返回酒店已經體力透支,溫水淋浴過後隨即深深入睡。


29/7/2008 第五天

酒店的早餐不合我的胃口,只簡單吃了兩件蛋糕,便乘旅遊巴離開吐魯藩前往烏魯木齊。

前往天山天池的車程中,經過亞洲最大風力發電廠。步出車廂感到溫度明顯下降,與昨天產生強烈對比。

沿途旅遊巴在岩海攀登而行,路面非常崎嶇,幸好司機功力深厚化解重重難關。

在山腳的餐廳用膳期間,工作人員舉行緊急會議。由於往後數天中旅社將暫時停止它們的任務,轉交國家天文台打點日全食期間的一切。可是當中無數細節問題遲遲未能收到回覆,就連住宿都是未知數。

穿過收費站後又到中轉站,再轉乘當地小巴及哥爾夫球車,終於到達天山天池。海拔一千九百多米,氣溫只有二十度。

雲霧將天空遮蓋,遠處的冰川群山變得若隱若現,景色大打折扣,還要下起微雨來,看不見湖泊碧透,更莫說峨眉之秀。登上遊覽船在池中畫圓,船尾泛起陣陣白浪,面對失色的天池,只好嘆息天有不測之風雲。

拍攝意欲大減,騰了不少時間出來,雖然不能登天山爬瀑布,都總可以步行取代哥爾夫球車沿路返回車站。雨下漫步,亦有另一番情趣吧。

離開天山天池,又用了數小時返回烏魯木齊市中心。在美麗華酒店大廳的歡迎儀式一同前往葦子峽觀測日全食的百多名團友終於會合。然後國內的省長與有關人等一一致詞,又邀請記者採訪,不難看出當局在這頓政治飯大灑金錢。

飯後分開數架旅遊巴開往魯木齊火車站,準備徹夜前往哈密。連同其他國內天文同好,火車站一下子集中了數百名推著行李的人,車站內非常混亂,安檢手續形同虛設。相信若非日全食的力量,車站並不會擠得水洩不通。

列車質素明顯比前兩天的差。登車時間,職員進行一次又一次的行李檢察,狹窄的車廂佈滿了人與行李,好不容易才找到可供停留的空間。午夜時份,漆黑的走廂不時走過陌生的乘客,似乎是購買了平價票但在尋找更舒適的床位。侷促的車廂空氣並不流通,而且傳來淡淡的酸縮味。

日食之旅08〈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