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日食之旅08〈下〉

「日全食在中國」


30/7/2008 第六天
在床板上醒來,感覺到身體沒有得到充分的休息。排隊作一輪梳洗後,收拾行裝等待到站。再次因為國內的建設關係,我又做了一輪苦力。步出哈密火車站外發現六、七架旅遊巴士經已列隊等候,車隊前後公安車待命,準備在往觀測場地途中替我們開路。欄杆上靠滿了凝神靜聽的市民,電視台亦派記者採訪。

VIP團果然有「貴賓式」的招待。早飯的餐廳明明只有幾步路的距離,卻要登上旅遊巴士大肆點名一番然後列隊前進,在鬧市中尤如做大戲。飯後,我才驚覺自己的腳架遺留了在火車上,幸好一同前往觀測日全食的香港領隊辦事效率高,聯絡到車站職員,答應在日全食當天送到營地。

旅遊巴上斷斷續續入睡,隱約記得經過一片紫色的菜田,頭昏腦脹的我分不出到底是夢景還是真實。被導遊呼喚落車,原來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沙漠景點。中國的沙漠我已混淆起來,不是叫「鳴沙山」就是叫「響沙灣」,名字聽起來都相差無幾。由於前幾天遊覽過敦煌的沙漠,所以自己選擇到了旁邊的草原拍攝。

在草原休息午膳其間,維吾爾族人在草原載歌載舞。我走在氈房之間拍攝,作為日後的回憶。

車程就似沒完沒了,再次墮入睡鄉,清醒時旅遊巴已經停泊在被評為日全食中國最佳觀賞點的伊吾縣。為了今次盛事,國內耗資龐大金錢粉飾縣城,建築物都煥然一新,而日全食進行其間,伊吾縣的進出亦會封鎖。

補給過後,繼續深入行駛,前住觀測地點葦子峽。路程其實也不近,穿越不規則的岩壁,深入荒蕪的戈壁灘,終於到達最終的目的地。在新建的太陽廣場仰望天際,雲量似乎不少,兩日後能否成功觀察,相信只有天知曉。

太陽廣場為今次日全食而特別建造,是否值得,令人深思。

廣場上建有天象廳,不過據聞播映不久後忽然停電。在平台上眺望,找不到我們下榻的地方,一度懷疑是否將要露宿幾天。

柳暗花明又一村,原來一排高樹圍繞著我們將入住的帳篷。帳篷一行行整整排列,大約有二百多個,每個住四人。而最教人高興的,當然是有電力供應,還難以置信地提供收費式上網服務。

帳篷內也比我想像中好,四張床鋪簡潔新淨。唯一擔憂只是保安問題,雖然有不少義工守衛,但無門無鎖的確教人放心不下,幸好聰明的同營朋友找到「床下底」這個秘密夾萬,輕鬆將疑難解決。

無奈很快地,營地的其他問題慢慢湧現,眾人接著發覺,主辦單位並沒有提供淋浴的地方,營地只有一排露天的洗手洗面水龍頭供應,女仕們都陸續尖叫起來。更惡劣的還陸續有來,營地只有幾個廁所,其中稱為最好的那個設有「掛名的」沖水設備,沖水制壞掉根本起不了作用,只能靠偉大的工作人員定時進行人肉清洗,而且首晚更沒有電燈

經過昨晚的豪華歡迎宴,今後幾日的膳食終於原形畢露,一大班人迫在帳篷食堂下,自助形式卻沒有選擇,幾道不合胃口的飯菜普通至極,而且每款均有混有羊肉。

入黑後,與營友們架起儀器進行測試。營地的大光燈迫使我們離開它的照射範圍,走到去外面的停車場。按動開關,一切運作正常,可是天氣未如理想,午夜時份銀河已經完全隱藏於雲層之後。

返回營地登入互聯網查看天氣預報,未來幾日並不見得理想



31/7/2008 第七天

起床時已經錯過早餐時間,不過品嚐過的團友肉緊告知我絕對沒有損失。梳洗後唯有在附近的食肆覓食,水準平平並沒有太大驚喜。其間有當地居民表演樂器,這裡一帶的商戶都是為日全食而存在,藉今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去取得經濟利益,過後就一切歸於虛無。

哈密的瓜(哈蜜瓜)馳名中外,咬下去果然香甜美味,蜜汁的鮮甜追打我的味蕾,使我吃完一塊又一塊。

乘旅遊巴返到伊吾縣補給順道遊覽,途中停車欣賞景色,終於能夠遠眺雲層下的喀爾里克冰川。

縣內市場擺放了各種瓜果,鋪得密密麻麻,價錢非常便宜。若非背負眾多沉重的行李,必定帶兩個返港與家人朋友分享。

亦有人在拍賣羊肉,市民都圍作一團趁趁熱鬧,而同行的各位團友當然不會放棄這個拍攝機會。

及後返回營地食午飯。雲層開了一片小天空,猛烈的太陽照射大地,出現了罕見的日暈,七彩斑斕的卷層雲吸引大批觀測者拍攝。翻查資料,日暈的出現代表天氣有可能轉陰或下雨,其實不是吉祥的象徵。

接著本應是胡陽林、蝴蝶谷等行程,可是集合後旅遊巴司機進行集體大罷工,原來又是國台與各方溝通不足所引起的誤會。承辦日全食期間的旅行社導遊又消失得無影無蹤,天文學會工作人員一直與司機交涉,眾人在烈日當空下暴曬接近兩個小時。幾經擾攘,巴士司機終於願意讓步接載我們到蝴蝶谷與哈蜜瓜種植田。可是在蝴蝶谷並沒有看見一隻蝴蝶,原因是剛剛過了蝴蝶活躍的月份。

遊覽哈蜜瓜種植田時,我已經再抵擋不了太陽的攻勢,草草參觀後立即找棵大樹好遮蔭。

兜兜轉轉,返回營地。首要任務是為明天的日全食而作模擬拍攝,我準備拍攝一張間歇曝光的相片,記錄日全食的過程,其他時間主打目視觀察。葦子峽內開始人頭湧湧,充斥著從世界各地而來的觀察者。

晚飯只隨便吃點東西,反正肚餓的話可以靠杯麵解決。


日間的雲不知何故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藍。入夜後開始行動,一行幾人搬運儀器尋找黑暗的角落,後來在遠離營地的空地,找到一個落腳處。眼睛適應黑暗,清晰的銀河劃破夜空,千憶顆星星爭奇鬥艷,閃耀著自己的美。

架設好器材爭取時間拍攝,同時用雙筒望遠鏡貪婪地掃蕩銀河中心與深空天體。星星的閃耀就似回應播放中的美妙樂章,每一音符都打進我的心靈,與腦海的星光產生共鳴。


深入午夜,星空的美更進一步,眼前是我見過最偉大的一幕。流星成雨般劃出道道光痕,讓我見証她們曾經的存在。躺在地上,感受地球的轉動、感受自己的存在。望向眼前的無限遠,我實在不能了解宇宙。

沉醉於完美的環境,直至天亮而完結。


1/8/2008 第八天
兩小時的睡眠,已經充分得到休息,走出帳篷藍天依然,眺望遠處似乎有點雲,但願不會影響今天的日全食。

日全食前的時間,有人為自己的裝配作調整,有人在樹蔭下等候,有人做筆錄;總有各式各樣消磨時間的方法。烈日下的帳篷內尤如蒸籠,眾人紛紛掀起帳篷兩面好讓空氣流通。我躺在床鋪上留心雲團的移動方向,它們飄得很慢,時而靜止,時而祟動。又暗暗作反,組織成群起革命,對觀察做成極大威脅。一小片雲待在太陽移動的前方,可是後來又無故消失,是否有人在作法?

忽然間,對講機傳來我的名字,原來有些外國遊客欣賞我的設計,特意前來交換名片,亦有外國遊客希望與我們交換T-shirt作紀念。受寵若驚的我當然感到高興,設計者得到認同就是最大的鼓勵。

天空積著不同大小的雲,情況並不樂觀。時間流逝,日食終於慢慢展開。從濾光後的雙筒望遠鏡可以看到太陽被月球在四點鐘方向咬了一小口,過程很緩慢但我的心跳卻很急促。

不遠處正有一團質量很高的雲正在移動,而且正正在食甚的位置附近,緊張的氣氛穿透葦子峽中的每一個人,對於眼前的未知數,打定輸數的倒不少。遊過絲路、再見銀河,都算不錯吧?我為自己構思了不同的藉口,始終環境不得不迫使我這樣做。

光線徹底昏暗了起來,氣溫亦徐徐下降。太陽被月球覆蓋只餘一道月牙形,而那厚厚的雲團亦緊緊貼緊,眾人放聲叫喊阻止,可是在大自然面前當然毫無作用。

我雙手無力握著望遠鏡,雲團終於吞食掉太陽、吞食掉月球、吞食掉在場的每一顆人心;天空熄滅了,不多不少,在日全食的前一刻,再也找不見她們的蹤影。



未幾,四方八面傳來歇斯底里的尖叫,包括我狂烈的叫喊,這是最自然的反應,就如受傷會感到疼痛一樣。

日全食的景象竟然避過雲團,在空隙間再次出現,同一時間,月球完全遮蓋太陽的一刻,光束在黑球外圍爆發出來,金色的光環掛在靛藍色的翔空;黑暗來了,這根本就是世界未日

眼前震撼的景象印在我的腦海,畢生難忘。我目定口呆,強烈的壓迫感將我抽離了現實世界,我感到害怕,完全忘記了自己手上的攝影工作。

時光飛逝,我經歷了人生中最短的1分59秒。然後刺眼的光芒再次展現,太陽被月球吐出來,環境再次變得光亮,歡呼拍掌聲四起,眾人興奮地擁抱起來,就似是中了彩票的大獎。日全食完結了,終於放下了心頭大石。

完成觀測,眾人匆忙收拾行裝。我繼續手上的拍攝;雖然有點失敗但總要有頭有尾。不消一小時營地已經人去留空,只餘下一大堆「即棄」物品,例如那個世界最大的天文廣場。繁華過後,就是虛無。

晚飯過後,要與葦子峽說聲永別,相信自己有生之年也不會重回這片土地,也不會再見到葦子峽的星空。

接下來的十二小時,也許是旅程中最辛苦的一部分。當晚國台安排的旅遊巴士,座位預得剛剛好,我坐在最尾那一行猶如夾三文治。車隊經常無緣無故停頓,而冷氣系統亦跟隨關掉,絕對教人窒息。巴士搖晃的幅度亦非常驚人,在平路行駛也像在越野的爬山車,當晚我斷續地扎醒了無數次。其中一次扎醒發現旅遊巴士停在高低起伏的荒漠,前面警車的信號燈不停地閃爍,將黑暗的車廂照射得紫紅,望向一旁,驚覺一輛大型貨車在不遠處翻側,當時的環境就似是懸疑電影的恐怖情節。


2/8/2008 第九天

渡過了一晚辛苦的長途車,終於返回烏魯木齊。早餐過後,中旅社重新接手餘下的時間,離開國台的魔掌。首先是到浴場沖洗幾日來的污垢,熱水源源不盡淋向疲累的身軀,換來重新上路的精神能量。

遊覽幾個「指定」購物景點及吃過午飯後,在烏魯木齊機場飛往西安。短短的機程好讓我整理連日來的點滴,回味快將完結的旅程。

到達西安已經入夜,在第一晚的機場餐廳用膳。

就如第一晚,西安的夜空依舊一片灰矇矓。入住的酒店亦是同一間,只是心情有別。

不知不覺來到最後一夜,再次相約朋友到酒店對面的街頭小店吃烤肉串。今次更加人多勢眾,熱熱鬧鬧圍成一檯,談天文說地埋,飽嚐串燒暢飲啤酒,盡興渡過旅程的最後一晚宵夜。


3/8/2008 第十天
再嚐該酒店的歐陸式早餐,食物的種類一模一樣,當中炒麵較為出色。

離開酒店,登上旅遊巴前往鐘鼓樓廣場與回民一條街。遊絲路只短短幾日,屬蜻蜓點水式,尚有很多值得遊覽的地方,然而到這裡觀光愈早愈好,望向街道的發展,歷史與現代似乎存在永恆的角力。

在回民一條街,再次發現陶塤的蹤影。今次買了一個專業用的,吹奏出的音色非常渾厚,雖然貴一點,但千金難買心頭好。

最後一個行程是西安的標誌大雁塔,據聞是唐三藏翻譯西經的地方。

登上塔內,裡面的空氣很不流通,遊客向頂層一湧而上,殘舊的木梯擠滿了人。好不容易到達塔頂,終於可以眺望西安的景色,煙霞蓋上了一陣薄紗,將古城染成灰色。

匆忙遊覽過西安後,是時侯離開了。再次於機場餐廳用膳,也許是歡送我們的離去,飲料終於是冰冷的。

愈接近奧運,機場的安檢變得愈嚴密,名副其實過五關斬六將,幾經擾攘才成功登機。

隨著飛機的離開,日全食之旅亦隨之結束。團友於機上擠成一團分享拍攝成果,他們面上的笑容告訴了大家這次旅途是否愉快。

躺在座位上,憶起連日來的片段,感覺就似離開香港好一段長時間。還未返港,我已經在期待下一次的來臨,剎那間,腦海又浮現了日全食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