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黃頁點滴08

我有理由相信,如果公司舉行「最混亂座位選舉」,我將會是種子選手。

任職其間的設計搞件、設計書籍、逢星期四出版的Metropop、各種形形式式的展覽宣傳印刷紙品等等佈滿我的座位。有些印製得精美就成了雞肋;留低又佔據太多空間,棄進垃圾筒又浪費。畢竟設計就是不環保的職業,口口聲聲認為自己環保的我,卻走在浪費的最前線。


每朝返工前如果時間充裕,我都會到餅店買麵包作早餐。最常選擇的是麥方包或提子方包,但偶然也會作他選。由於總是吃剩兩片,所以放工前經常與旁邊的同事平分,久而久之,成了習慣。而大家都有所共識:四點準時下午茶時間。

光吃方包又好像太寡,忘了從何開始,漸漸嚐試配合各式各樣的醬料或其他食物,包括橄欖油、葡萄醋、豬肉乾、餅乾、甚至軟糖等等。不論好吃與否,能進食的東西都有被放進去的可能。

為了歌頌這些日子(其實擺明係無聊),一首首「麵包詩」應此而生。節錄如下:

那天早上,提子和麵包抱成一團,
再也不分離了。

----------------------------------------------------------------------
吞拿魚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死後會和蘑菇夾在一起。
----------------------------------------------------------------------
麥包對手指餅說:「你的朱古力把我的衣服弄髒了…」
手指餅說:「Sorry。」

----------------------------------------------------------------------
麵包說:「提子!不要離開我!」
“提子” 說:「我是紅莓…」


朝早返到公司,指定動作就是到Pantry斟杯水送我的我的麵包作早餐。Pantry只有供幾個人站立的空間,然而這層有六、七十員工想要迫進裡面,要找空繚並不是易事。拿著杯子走到Pantry門前才發覺擠滿了人,唯有折返座位。後來每次斟水前,都會找旁邊的同事做「哨兵」眺望Pantry,確認沒有人影才走過去。雖然位置離我不算太遠,但也省回不少寃枉路。

有時候工作繁瑣,到Pantry沖杯飲料、望望窗外的景色總算教我稍作放鬆。


午飯時間,同事各自組隊進行。和我共聚午餐最多的同事們因為懶行,習慣選擇幾間最近的餐廳。銅鑼灣用餐並不便宜,可是勝在選擇夠多,所以逢星期五我又會與另一班同事四處覓食。每次在外用餐後,都會帶返該餐廳的濕紙巾返來,日積月慮後又堆滿了我的臺面…

在遞辭職信前的一個多月,我選擇了帶飯返公司,原因是為了購買一支新結他。但其實省下的錢幫助不大,只是個義意上的動作。


最尾的幾星期,都是頻頻食farewell飯的日子,離開最捨不得的,是我的同事們。難得他們和我很夾得來,工作以外談足球新聞、無聊透頂的冷笑話、天文地理總有說不完的話題。今後面對生活模式的改變,對話將不是理所當然。換上「舊同事」的名牌,經歷時間的洗禮,大家還會記得曾經共事的點滴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