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日落日出08

日落、日出。

一直重覆並沒有停下來。我呆望窗邊,見證自己生命的流逝。

疏離的生活使我忘掉了日期、忘掉了時間。燈泡熄滅,黑暗瞬間注滿了我的空間,雖然找到自己的床舖,卻輾輾轉反側不能入睡。

「嘀噠、嘀噠」

鬧鐘精準地數著拍子;沒有將我催眠,只有使我糊思亂想。我迫自己腦袋保持空白,奈何這個舉動和原意相違背。一個個小時的過去,天又再次破曉,深藍色染透房間內的一切,包括半醒半睡的我。

世界又再次忙碌起來。在另一個角落,太空人在宇宙漫步,寧靜而緩慢地走在黑暗的舞台上,走在無盡的華爾茲。這邊廂我望向天際依然烏雲密佈,揮之不去。

黃昏再次來臨,灰藍的天色在半小時之間變得深沉,就似被鉛球拖進深海深處,迅速掉落在黑暗之中。重覆地。

我,只是暫存於世的附件。

2008月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