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破壞之夜09

他們一再鞠躬,演唱會正式宣告完結。

場館的燈亮起來,未幾出現四散的人潮。經歷連續兩晚的歇撕底里,一剎那之間不知怎去反應。

這兩場演唱會原本就得來不易。97年的解散、98年結他手hide的離世,直至十年後復出的消息傳出,一切就似是場夢。

香港作為X-Japan世界巡迴的首站,相信不少樂迷都感到不可思議,包括四位與我同行的友人;零五年日本之旅的原班人馬。試問在當時將要閉館的Hide Museum門外,誰曾想過今天的來臨?

X-Japan裡面,其實我只喜歡hide,標誌式的紅髮與個人風格、表演慾與無盡的創意使他成為萬人崇拜的巨星。今次演唱會因場地問題而不能將hide透過立體效果重現,實為令我感到可惜的一環。

經歷首晚的狂,已經令我疲累得站不起來,喉嚨亦叫得力竭聲嘶,無力說話。可是第二晚的聲音轟炸起來之時,全身的赤痛感立即離我而去,再次忘我跳躍起來,衝向舞台的前方,將生活壓力一同發洩,將喜怒和哀傷在轟耳的聲音下一一訴說。

一曲Say anything作結幕,將二十多年的努力濃縮在兩個小時。兩個小時難忘的體驗,完成無數人的一個夢。

經歷過後,是否值得為此排通宵、花費數千大元的問題也不用再討論了,就當我是十年前那個年少輕狂的小子,再給我任性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