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酷玩派對09

零六年錯過了Coldplay的演唱會,今年又傳出解散的消息,不想再留遺憾決定單獨行動。

準時八點入場,發現嘉賓Mercury rev已經提早表演。這隊New York樂隊似乎沒太多人認識,在場的氣氛並不算熱烈。後來演奏the dark is rising同holes等正歌時,總算得到不少掌聲;好音樂定會有人欣賞。

Mercury rev表演完畢後,Staff取代舞台進行setup。場館開燈後我才發覺身邊幾乎都是外國人,等待期間每人都手持一杯啤酒,這個派對下獨自一人的我難免有點見異。

未幾,一個Staff (ballet dancer?)在台上跳起舞來,搞搞氣氛。

燈光變暗,觀眾從此離開座位。Coldplay成員玩煙花開場,Life In Technicolor作intro接Violet Hill,全場爆炸。

打後的Clocks、In My Place、Yellow相信是最為人熟悉的幾首,少不免會變成全場大合唱。Yellow掃完acoustic chord後入distortion那刻黃燈掃射,數十個黃色的大氣球滿場飛,身邊的樂迷都跳躍起來拍打氣球。

中場Coldplay走遍全場,甚至在Arena場館票價較平的的最後排與樂迷近距離接觸,又呼籲眾人用mobile light玩Coldwave。

新碟的歌曲,也許大家是未聽熟的關係,反應似乎沒有X&Y時期的熱烈,除了Viva La Vida樂迷傾力伴唱,Lost一曲最叫我瘋狂,音符狠狠地打在我身上,頓感抽離。

Lovers In Japan的一part亦令我很難忘,場館上空不斷散落剪紙蝴蝶,七彩斑斕在漫天飛舞,不自覺令人舉高雙手,去追逐捉不緊的一剎。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最後Encore唱起The scientist之時,雙眼隱約濕潤起來。這首我最喜歡的歌曲,實在帶給我不少回憶,現場的performance將情感昇華,我幾乎支撐不住。


步出場館,機鐵站內充斥著急於離開的人們,意猶未盡,還不時由遠近傳來樂迷的大合唱。精彩的演出,令沒有飲酒的我也情緒高脹,甚至做出失禮的事來,竟然提早在九龍站出了閘..

圓了睇Coldplay的心願,希望遲些有機會可目睹Radiohead和Sigur rós的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