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赴英進修09

從巴士下層的倒頭位望出窗外,就似重溫過去的片段。

中學時期我無心向學,渾噩過日。他執起我、告訴我什麼是Art,自此我終日留連於美術室。五年過後有得有失,會考主要科目都死傷慘重,唯Art取得了A。

他是我的中學老師,令人聞風喪膽的主任。

進入設計學校的第一年並不順利。由於種種原因,我於visual communication一科失格,幾乎不能選讀平面設計。面試後一時感觸紅起了雙眼,他叫我到附近的吸煙室,燃起香煙向我說教,當時我半桶水的英語水平,並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至今我仍記得吸煙室的氣味。三年完結,失格的科目變成我最優異的科目,「Do you still remember that you cried two years before? Maybe, you're going to cry again.」畢業展覽的頒獎禮前夕他對我說。當日,我贏得了Graphic Design Gold Key Award。

他是我的設計主任,據聞是繪畫性器官畫的世界記錄保持者。

兩年多的工作生涯後,毅然決定赴英進修,倫敦老牌名校Central Saint Martins為我的首選。辭去工作準備面試,然而她說我的作品集過於商業,建議我入讀London College of Communication。雖然同樣是著名學院,但我決定選擇再次面試。我捨棄掉工作期間的商業作品,帶上個人的Art work — 今天,取得了她的認同和CSM的取錄。

她是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的面試官,嚴肅的老婆婆。

匆忙間,餘下一個多月便要離開香港;離開我的源點,心情卻沒有起伏。窗外是熟悉的街景,身旁是慣常的耳語,可是,卻沒有捨不得的感覺。車程不算長,
然而重覆的路途足以令人麻目。

亮起鐘聲,巴士到站,但我知道這不是我的終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