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離港隨筆09

或許是我太遲鈍的關係,離開香港前的日子,感覺很平靜。

若非離開,我並不會意識到原來有不少人對我關心。最尾三個星期的午餐晚飯,竟然連續地與親朋戚友舊同事舊同學farewell,與家人共聚的時間,卻只餘最尾的兩天。

出發當日,公公婆婆千里迢迢到來為我餞行。晚飯過後父親駕車送我往機場,家人再三叮囑我保重,途中雨水拍打著車窗,天色已經暗了起來,隱約中望向父親眼角的縐紋,心埋有說不出的感慨。

機場內,傳來段段短信的祝福,眾友人亦給予驚喜紛紛送別;原本打算灑脫離開的計劃完全告吹。幾個不離不棄的死黨當然在場,可是我們沒有說什麼,相信大家心裡也會明白。

揮手道別,踏入離景大堂。這一別,或長或短,好一段時間大家都將不能再會面。提著行李,轉身離開,傾刻間,我才意識到這是我第一次獨自遠行。很快地,我找到了登機閘口,身旁都是等待的人,目光交接,誰都沒有說出話來。

飛機起飛,隨後用餐。沉睡的機艙內,我亮起唯一的燈光,聽著音樂,讀起致友給我的信件。此時,我再也按不住自己的情感,過去幾星期的片段、抑壓的情緒一發不可收拾地湧上心頭,酸了起來。我喝掉杯子裡的紅酒,好讓自己放鬆,執起筆杆,開始著筆。

帶著眾人的期望,踏上人生的另一個階段。我知道,自己一定會凱旋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