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倫敦隨筆09

走在細雨下,沾濕頭髮無可避免,但不會濕透你的身軀。

倫敦的天氣,是我喜歡它的原因之一。來了一個月之久,幾乎大部份時間都是陰天,走出街頭,突然又下起雨來。今夏的平均氣溫只有15度,入夜後更為寒冷,某日更降下薄薄的雪花,豪無準備的我被冷流攻陷,病了接近一個星期。

首個屬於自己的空間

過往在寸金尺土的香港,我一直與家人共用房間,來到英國,終於擁有自己的睡房,不過得來不易。

親戚散居於歐洲,是我選擇在倫敦進修的一個原因。我住在其中一個舅父的家,由於他每個星期只回家一次,所以基本上我獨攬全屋。

首日到達,第一眼望見這間佈滿雜物的房間,不禁呆了半晌,「what the hell is it?」我那個舅父似乎忘記了幫我預先打掃一下。因此打後連續四日,我都忙於為房間進行裝修,最令我深刻的,莫過於那足足有三層的古舊牆紙,不知年代有多久遠,只知前人(前屋主
)的懶惰令我「剷」得筋疲力盡。

為節省開支及時間,我甚至充當工人搬運傢具,兩個星期努力過後,終於宣告裝修完成。

在這裡,我遇到了不少第一次。

一直以來,家頭細務都由母親代勞。獨自生活,不得不落手落腳去處理,過程中亦學到很多。第一次煮食、第一次洗碗、第一次洗衫,第一次整電掣,甚至第一次「剝」橙皮等等...回首一望,過往實在有點過份。

Culture shock對我的影響似乎不太大。

英國的生活節奏,將我的步伐放慢;調節至合理的速度。香港任何事也講求效率,連休息的時間也廖廖可數,莫說是享受生活。

倫敦市內有不少公園,你可以隨便走進草地上小睡片刻,亦可以買杯咖啡,坐在石階上欣賞街頭
歌手賣唱,或是遊覽數之不盡的Art gallery;總有愛上它的理由。

相比香港,英國實在沒有太多食物選擇。

大多數的外國人,都喜歡到超級市場購買食物,一買就是整個星期的份量,填滿整個雪櫃,若在外用餐,餐廳賣的都是fish and chips、pizza、炸雞。

每天早餐午餐,我都準備自家製三文治,間中轉轉cheese或ham的款式,至今仍不覺得沉悶。晚飯時間,我經常步行十分鐘到姨媽家中食廣東菜,這也是我不太記掛香港食物的原因。

記得離港前,特意邀請西部大廚巴巴羅薩指點教路,學得兩種菜式 ﹣ Vegetables Salad和Spaghetti Carbonara。初出茅蘆,少不免出現調亂糖和鹽等「蝦碌」鏡頭,但是,我慢慢發覺烹飪的樂趣。

經朋友介紹,我在倫敦獲得了第一單Freelance design job。

在物價高昂的倫敦下,工作的報酬如甘露,舒緩荷包之壓力。由於持有葡萄牙國籍的關係,免除了我在居留或工作上的權限問題,可以專心學業及工作,實在帶來不少方便。

七個鐘頭的時差,原來可以將世界分開。

夜幕低垂,香港的朋友們早已在熟睡。記得有一晚,看見MSN上廖廖可數的在線人數,忽然覺得有點寂寞。

身處異地,不多不少也會記掛香港的人和事,第待E-mail回覆的心情,亦更為期待。有時會想,如果我每日早四個小時起床,你遲三小時入睡,我們的距離不是消失了嗎?

從前滴酒不佔的我,如今以酒為伴。

「啤酒很難飲」是我從前的結論,雖然現在接受了,但不會列入「好飲」之名單。飲酒有趣之處,是與朋友結伴,受酒精影響,往往更能暢所欲言。有時完成一整日工作,彈彈結他,敲敲酒杯,實在享受。當然,要適可而止。

朋友們得知我飲多了酒,都叮囑我注意「啤酒肚」,放心,一直有做練習保持身形。(笑)

倫敦的夜生活,是令我極速投入的一個原因。

入夜後的街頭非常熱鬧,酒吧外企滿手持酒杯的人。走到泰晤士河旁,和兩個俄羅斯醉漢大談香港的主權問題,難得糊塗,何以勞神?一句「fuck that」干起杯來。

首個倫敦派對也叫我難忘,一班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狂歡暢飲,加上千奇百怪的遊戲,氣氛高漲。在威士忌、伏特加及啤酒的攻勢底下,我的不醉記錄依然保持。

一段小插曲

由於種種因素,政府發信要收取我的房屋。幸好祖父特意從香港飛回來解決問題,好讓我能繼續居住。祖父年紀老邁,十多個小時的機程加上時差和氣溫的影響,對他老人家來說絕對是苦差。祖父說的是客家話,所以一直以來我只能理解小部份的內容,因為言語不通,無法透過言語表達我的感激。

或者,簡單的一餐便飯,已勝千言萬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