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倫敦隨筆09

「做些瘋狂的事吧。」

某夜突然決定,清晨到Abbey Road走一轉。四點醒來,黑暗的房間內看不見一切。友人非常難得,願意參與這即興的計劃,在確定大家都清醒後,約見於Central London。當日烏雲密佈,到達Abbey Road時天還未光,環望四十年前Beatles走過的路,已經改變不少。反復來回,與朋友互相拍照,不亦樂乎,煩擾在思緒的問題也暫時放低。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和往年一樣,我沒有慶祝生日。

在學校上課、在書店訂書,沒有人察覺那是我的生日;甚至連我自己在乘搭巴士時才意識到。天氣亦如往年一樣,密雲之下雨水落過不停,這些時候坐在窗旁閱讀,感覺很平靜。旁晚,去到姨媽的住所,搬運從港寄來的郵包回家。郵包很重,雨勢愈來愈大,回到家門,全身已經濕透。拆開紙箱,裡面放著家人包裹得整整齊齊的各樣用品,我知道,這就是最好的禮物。

翌日,收到一個長途電話來的祝賀,高興了一整個上午。
數日,收到香港寄來的賀卡和禮物,感謝我的家人。


倫敦的交通,堵塞成一團。

因為traffic jam的關係,原本40分鐘的路程,經常需要用接近兩倍時間。悶熱的車廂,加上不能關閉的暖氣系統,實在令人汗顏。巴士司機們也很有性格,忽然轉路線、轉總站、停車慢駛罷工是經常事。尤其在你趕時間的時候,往往遲遲沒有巴士來,就算趕到班次,根據murphy's law的影響,司機總會頻頻行錯路。短短幾個月,已有幾次過錯海上錯了london bridge,憶起往年在香港司機過錯海落了紅隧,其實是「小巫見大巫」。

Underground的生活。

在收到Student Oyster Card(倫敦版學生八達通)後,決定放棄巴士改乘地鐵。地鐵月費比巴士貴接近一倍;相對時間亦快接近一倍,由於學生有30% off的優惠,所以價錢還算合理。繁忙時段,狹窄的車箱內迫爆乘客,有不少香港的影子,甚至更利害。在結構複雜的underground內不致於迷路,全因聞名於世的倫敦tube map。設計捨棄實際比例,只保留清晰的路線,是Topology的成功例子。

錯漏百出的錄影。

先前在學校的presentation表現不錯,校方希望記錄作下年參考,雖然不願出鏡,但也難以拒絕。當日由於有點緊張的關係,覺得表現不太理想,相信日後收看片段,會忍不住發笑。

在英國,可以抽多點時間彈結他。

帶著結他到朋友家中演奏,點起了他們的興趣,紛紛邀我選結他、作交流。載至今天,己有六、七個朋友擁有了他們自己的結他,大家都熱血沸騰地談論組樂隊的事情,如果成事的話,相信是木結他大混奏(笑)。

離開香港,至少三年。三年,真的不是一個段短時間。忙於工作也好,忙於學業也好,六千多英里的距離,似乎隨時間而築起隔膜。捉不透的想法,叫我難眠,又怕自己太過自私。我明白,時間不會等人,何妨不擅於溝通的自己。縱使不希望發生,但假若機會找到了你,我會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