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曼徹斯特10

學期完結,亦完成了手頭上的工作,這個假期,我等很久了。

機緣巧合,前陣子看見網上有人轉讓曼聯的比賽門票,然後,我決定獎勵自己一下。出發到曼徹斯特前,臨急臨忙花了兩天時間作資料搜集、巴士路線、預訂旅館、火車票與博物館門票。科技的進步的確帶來方便,卻可惜少了一份人情味、少了一份對未知的期待感。

13/12/2010 第一天

從倫敦到曼徹斯特,火車車程兩個小時,首次當backpacker,我踏出火車站時為一個天陰的中午。

曼徹斯特市並不大,市中心亦有很多提供遊客資訊的地圖,很快地,我找到預約了的青年旅館。旅館價錢很便宜,只消17鎊一晚,二十四小時提供一些簡單茶點,但需要與陌生人同房。到達時,旅館還未開始接受check-in,見時間十分充裕,決定在街上亂逛。

不知是否天色影響,這個昔日的工業城市比起倫敦還要灰暗。隨意遊走,看見不少穿著曼聯球衣的球迷。然後我發現了一間大型樂器店,設備很齊全,但價錢和倫敦的差不了多少。

走至唐人街,發覺比想像中細,而且沒有太多人。我進入附近一間餐館,用過了午餐後便返回旅館check-in,準備起行到Old Trafford。

巴士站不難找,大約二十分鐘就到達球場。親眼目睹這個佈滿世界級球星足跡的夢劇場,感覺實在很奇妙。家人支持曼聯好一段時間了,而我不過五、六年前才真正開始觀看足球比賽,喜歡曼聯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傑斯。有趣的是,令我認識他的原因並不是足球,而是一個手錶廣告。

走了球場一圈,距離比賽開結還有數個小時,我步行二十分鍾,到達外形冷酷的Imperial War Museum North。博物館由名師Daniel Libeskind設計,規模不大但展品豐富,可以消磨不少時間。

返回球場,提早一個多小時入座。當晚是英超榜首大戰——曼聯對阿仙奴,在一票難求的情況下能夠現場欣賞,我已經心滿意足,想不到驚喜陸續來,我的位置竟是超近距離的第三行。

球員熱身後,是昔日紅魔鬼的後備殺手、預備組教練蘇斯克查的告別式。未幾,雙方人馬步進球場,比賽正式開始。當晚入場人次達75225人,球迷的聲音震耳欲襲,首次在現場觀看足球賽事,感覺與電視畫面載然不同,沒有清晰的畫面捕捉,換來是震撼的氣氛,沒有慢鏡重播,比賽只有關鍵的一瞬間。

主場的威力遠比我想像中大,球迷巨大的聲浪影響著球員的表現、甚至球証作出的每一個決定。比賽節奏非常緊湊,球迷不時坐著又站起來,唱著不同的曼聯歌曲(大部份都是從耳熟能詳的舊曲中改編了歌詞,後來得知久不久便會有新歌,相信累積已經超過30首!),這是電視中都看不到、聽不見的。

慶幸地,扑智星在上半場取得了一個關鍵入球,而我最喜歡的球員傑斯也在比賽完結前落場作戰了十分鐘,如果朗尼沒有射失十二碼,就更為完美了。結果曼聯小勝阿仙奴一比零,沒有使我失望而回。

回到旅館,巧合認識了幾位來自中國的曼聯球迷,他們都是超級粉絲,有人是季票持有者,有人擁有多件簽名球衣,有人笠日清晨便要趕火車返學。閒聊一會後,累透的我很快進入了夢鄉。

14/12/2010 第二天
睡醒後我作簡單梳洗、喝杯咖啡,然後再次回到了Old Trafford Stadium。今天參加了曼聯的Museum & Stadium tour,再深入遊走一番。博物館內擺滿歷代球星的球衣用品等真跡及經典片段重溫,可以用上數小時去慢慢細味,少不免的,當然是在獎盃面前拍照留念。

隨後的導賞團,由幽默的領隊帶領我們遊覽球場的各個熱點,包括球員更衣室,作戰策略房間和球員通道等等。結束後,我正式告別Old Trafford。

乘巴士離開,我進入了University of Manchester的校區。遊走於不同的學院,湊巧當天是他們的畢業日。

後來遊覽了Whitworth Art Gallery及Manchester Art Gallery,它們都分別給予了我很大的驚喜,包括Olafur Eliasson的installation - 'The Forked Forest Path'、展示Repeating Patterns的'Walls Are Talking'與及完全實現interactive的 'Recorders: Rafael Lozano-Hemmer'。

旅程的唯一黑點,是到了曼城的球場。一時大意的我,在門前把相機鏡頭跌破了…自二零零七年後再一次心碎…那刻我明白到,原來計劃的冰島之行需要暫時取消。

入夜後,返回市中心隨意遊走。聖誕前夕,四周都佈滿了燈飾,昔日的工業重鎮,被照亮成不夜天,冷風來襲,更增潻上節日氣氛。我把鏡頭的事拋到腦後,盡情感受身邊的一切,難得的是,我發現了獨自旅遊的樂趣。

然後,九點十五分,我趕上尾班火車,返回倫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