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年尾隨筆10

夏天忙得不可開交,想不到秋天更甚。

學校比往年忙碌,這是我始料不及的,加上趕工「卓韻芝奇遇記」的下集,返英後的兩個月我彷彿在挑戰人體極限。食無定時、吃垃圾食物、睡不足、高度集中、嚴寒氣溫、趕設計稿趕學校作業趕論文…能挺過來,實在是不簡單。

慶幸的是,身邊多位朋友都出手相助,減輕了我的一些工作量,使我能夠在聖誕前完成。前後兩書,用了整整半年的時間。設計背後,幾多workload、幾多心思,多少人能夠看出來。

舅父的婚禮。

這是我首次當伴郎。當與我同住的舅父提出時,我完全沒有任何頭緒伴郎要做什麼。無論如何,我在schedule上擠出了時間,開始在網上作資料搜集。

「陪伴及代表新人、保存戒指、主持、帶領賓客、頂酒…」我看了後不禁汗顏,覺得需要報讀一個有關的學位。言而,舅父說不用那麼麻煩,請我充當攝影師就可以了,始終只是規模很小的一個婚禮。當日我穿起西裝背起相機器材,東奔西跑為他們拍攝婚紗照,過程全不輕鬆,但總算順利結束。

那夜,我在別的地方渡過,累透,卻只睡了數個小時。

今年氣候反常,媒體紛紛佈道歐洲將面臨千年最凍的寒冬。

月份最低氣溫、最早降雪記錄不斷被打破,大雪影響下,倫敦市內交通一片混亂,機場接近癱瘓。面對大自然的極端轉變,人類似乎都無能為力。如果不計算帶來的種種問題,我其實很喜歡暴風雪下的風景,懶洋洋躲在家中是個不錯的方案,但親身去接觸這個極致,得到的體驗會更加多。某日往裝修的棚架爬上屋頂,我找到一個好地點迎接寒冬。

愛上威士忌。

不知何時開始,迷戀上威士忌的獨特酒香。喝的不是什麼陳年老酒,只是酒廠最基本的款式,然而在酒文化豐富的英國底下,已經有不少好選擇。長期在壓力下生活,我找到了平衡點,品嘗各種調合與麥芽威士忌,隨意點播起爵士樂曲,竟有放鬆神經的神奇作用。

睡不著的時候,聽聽音樂,調暗燈光,它分享著我的喜與悲。

假期來臨後的兩個星期,我幾乎每一日都外出。

找朋友聚舊、吃飯、飲酒、彈結他,就似要追回多個月以來失去的娛樂,每日都直落至深夜才願回家。可惜並沒有填滿那份空虛,反而增重了失衡感。黑夜令人胡思亂想,清晨使人失去方向。

某日零晨時分,brick lane街頭只有零下七度,小路上的白色新雪與大街的灰黑色積雪形成強烈對比。除了幾個醉酒的男女,沒有什麼人影。冷風無情,我的面頰與雙手早已失去知覺,當刻,腦海只重覆著五百五十五日前的記憶。



三套電影,一個夢境。

故事講述主角希望解放社會的固有觀念,擺脫了枷鎖,離開自己的國度成為間諜。期間意外地遇上了漂流不定的幻影,以文字符號的形式出現,提供主角生存的証據。或許遺漏了一些重要線索,在黑暗的角落,主角的太空船忽然與地球失去了聯繫。一年之終,主角迷失,並質疑自身是否存在。

在冰冷的空間,主角只有默默等待地球的訊號。期間酒精、夢境貫穿了現實世界,精神模糊的他失去了分辨的能力。望向船艙外一片柒黑,他不禁問自己「where am I?」。用了半年的時間,主角終於慢慢回復清醒,然後某日來自地球的訊號再次出現,傾刻間,他對此感到徬徨。

主角依著航線,重返自己的國度,留了一段時間,並帶著情報提售予企業。終於,在夏季銀河消失之前,主角用了最短的時間在星塵下抓住了幻影,降落於大峽谷,再墮進深海。主角的每一串神經都告訴自己,這並不是幻覺,眼前的,再真實不過。然而,間諜的工作並不能停頓,主角要再次離開,並準備在M44中再會幻影及道出自己的想法。

想不到,主角的太空船再次失去訊號,他質疑自己有否返過地球,或者只是幻覺?他感到驚慌,卻不希望放棄,在接收器前不眠不休地等待著。他甚至單獨離開船艙在冰凍及無重力的空間遊走,嘗試尋找失散的訊號,可惜陡勞無功。最後,主角不敢再有什麼期望,再不敢相信自己五感,即使軀殼仍在活動,內裏卻空空蕩蕩。

然後,夢醒了。